中艺网 ----- 大中华网上艺术品收藏市场 - - 资讯、交流、交易服务 (专注于当代优秀艺术家网络推广)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传讯

巴塞尔展会第50年移师线上:疫情所迫还是迟来转变

中艺网 发布时间: 2020-03-29




  2020年,是巴塞尔展会50周年,首站香港展会却因疫情被彻底改变,与此同时,今年的弗里兹艺博会(Frieze)宣布取消、欧洲艺术博览会春季版(TEFAF)宣布延期至秋季。

  3月25日,首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线上展厅落幕。展会期间,“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记者连续观察,并采访了多家画廊及巴塞尔主办方。尽管销售业绩不如以往,网络服务不尽人意,但巴塞尔在特殊时期所发挥的作用不容忽视。在当前,网络在艺术界的角色已变得越发突出,媒介的转变是“不可避免的”。透过采访中画廊业者的描绘与分析,也许能够一窥未来艺术在线上发展的趋势和对策。

  应运而生的线上展厅与画廊买家的保守参与

  据巴塞尔艺术展主办方透露,截至3月25日,巴塞尔艺术展网上展厅在7天内,吸引了超过25万名全球访问者。3月26日晚间,巴塞尔展会发布公告称,今年6月于瑞士巴塞尔举办的巴塞尔展会将延期至9月17至20日举办。迈入第50年的巴塞尔展会,因为疫情做出了诸多改变。

  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黄雅君(Adeline Ooi)告诉澎湃新闻,线上展厅项目已经筹备多时,“网上展厅旨在为参展画廊提供额外平台,向巴塞尔艺术展全球范围内的客户、新藏家及买家们展示作品,”黄雅君说道,而因疫情取消的2020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加速了这一项目的实现。在首届线上展中,235家画廊展示了约2100件作品,总估价在2.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亿元)。

  虽然巴塞尔艺术展有意将线上展厅作为实体展会的重要补充,但事实上,本届线上展中的大量销售发生于各家画廊自己的线上平台。达太·罗帕克画廊(Galerie Thaddaeus Ropac)是一家成立于奥地利的画廊,在现有的伦敦、巴黎、萨尔茨堡三处画廊基础上,正在拓展亚洲业务。画廊全球公共关系总监萨拉·鲁斯汀(Sarah Rustin)在接受澎湃新闻电邮采访时表示,“网上交易通常比实体展会要慢一些。在VIP网上预展开始前,一张朱尔斯·德·巴林库特(Jules de Balincourt)的画作通过我们自己官网成交了,售价14万美元。在巴塞尔线上展厅,艺术家作品没有全部放上去。”

  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是一家来自美国的蓝筹画廊,在本届巴塞尔艺术展中,该画廊超过半数的销售都完成于自己的平台,其中包括马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和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的两幅绘画作品,价格分别为26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41万元)和2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416万元)。相比之下,画廊通过巴塞尔平台售出的作品价格要低得多,均在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54万元)以下。

  这样的情况并非个案。厉为阁亚洲区资深总监李丹青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根据她在开幕首日的观察,大多数画廊呈现的都是相对低价区间的作品。“对于低价、年轻艺术家以及影像作品来说,线上展厅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可以实现信息的快速传播,“但是对于高端艺术、经典名作而言,必须要看实物,”李丹青坦言,“线上平台可以是一个很好的补充,但无法替代实体展会。”厉为阁在纽约、伦敦与香港设有展示空间,关注现代、战后与当代艺术。根据其在线上展厅中显示的信息,厉为阁此次呈现的最贵作品是昆特·约克(Gunther Uecker)的一幅绘画,售价在125万美元。

  与画廊的保守呈现相对的是,一些高价作品仍未觅得买家。以达太·罗帕克画廊为例,其标价135万美元的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画作、150万美元的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画作,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来自画廊的成交反馈。

  事实上,2019年香港巴塞尔的销售成绩与2018年同期相比,已有所回落。2018年,香港巴塞尔售出过其有史以来最贵的作品——3500万美元的威廉·德·库宁的《无题XII》,此外还有约100万美元的安塞尔姆·基弗(Anselm Kiefer)和百万美元的劳森伯格画作。而遭遇疫情和“熔断”重创的2020年,即便市场红人、两年前在香港“吸金”无数的杰夫·昆斯(Jeff Koons),也风光难在,由卓纳画廊销售的、标价300万美元的杰夫·昆斯《凝视球(波提切利的春)》未获成交。

  “毫无疑问,首届线上展厅远比以往任何一场在某个地方举办的实体艺博会更加国际化,”达太·罗帕克画廊创始人罗帕克感叹道。线上平台无疑为画廊提供了接触更广泛的观众的机会。卓纳画廊在线上展厅开放首日估算了其访客的分布:大约46%的问询来自亚洲,31%来自欧洲,23%来自美国。

  里森画廊国际总监亚历克斯·劳格斯戴尔(Alex Logsdail)在采访中将线上展厅比作“世界的缩影”,在线上展开放期间,里森画廊与来自东亚的另外5家画廊合作进行了虚拟导览,构成区域性的连结,“在技术支持下,我们与4个城市的画廊合作,同时为500人做线上导览,而从理论上说,这个人数可以是无限的。”该画廊上海空间总监董道兹说。

  来自伦敦的老牌画廊赛迪HQ(Sadie Coles HQ)总监赛迪·科尔斯向澎湃新闻描述了线上展厅的运作:“每家画廊能够在线上展厅中一次呈现最多10件作品。每个展厅的结构都是一样的,这为藏家和观众在虚拟空间带来了连续性的体验。但是每家画廊都有各自的策展想法,从而提供了艺术家与作品的多样性。”此外,熟悉的画廊和买家之间会直接通过PDF图片的形式沟通艺术品的需求。在科尔斯看来,多样性在展会中非常关键。事实上,画廊们为了吸引观众,的确制定了各自的策略。“在网上,我们必须注意到人们给予的注意力时间会缩短,我们得努力去争取人们的关注,”劳格斯戴尔坦言,“花费时间前往画廊的人们更愿意好好地欣赏作品,了解艺术家。而现在,我们得想出和‘抵达了一个目的地’一样的体验。”为了达到同样的效果,里森画廊在虚拟导览之余提供了展品目录等资料。

  作为较早尝试线上平台的画廊,高古轩和卓纳在这方面有更丰富的经验。2019年,高古轩在线上售出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1988年的一幅绘画,以600万美元的成交价刷新了这位画家个人的拍卖场记录。同样在去年,画廊与艺术家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合作,策划了一场线上展,呈现鲁比以及曾经影响过他的艺术家作品。卓纳画廊自2017年起创立了“卓纳线上展厅”,并于2018年推出了播客平台《对话》。两个平台持续展示其艺术家和可售作品。在此次线上展中,这些蓝筹画廊成功地利用巴塞尔平台与自己的官网建立联结,完成销售,相比之下,一批中小型画廊刚刚通过巴塞尔试水线上销售模式。

  即便是作为商品,艺术品也并非是轻易能够以二进制代码转换的东西。在实体画廊中,画廊主们对于选址、室内光线和布局等经过严密的考量。被问及线上的策略,卓纳分享道,“我们的线上展厅有三个核心要素:拥有和实体展览同等严谨的策展过程;包含编辑文字、视频和历史影像;每件作品均附有价格,便于新藏家了解市场情况。同时,我们会对每次展厅呈现上的设计、排版和结构给予充分重视。”

  姗姗来迟的“网上派对”

  今年2月初,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宣布因疫情取消,展会组织者向参展画廊退还75%的展位费。而就在两个星期后,展会宣布将首次设立线上展厅,免费向画廊提供交易平台,以替代取消的实体展会。考虑到参展画廊无法追回的付出以及业已筹备的线上项目,这样的快速决定并不突然。然而,即便巴塞尔在此之前已经开始为线上展厅铺路,其技术条件仍然无法提供完美的用户体验。就在展厅上线后不久,官网便因访问量过大而出现瘫痪。一些使用者更是抱怨,网站导航不理想,线上互动不通畅。

  在展示期间,巴塞尔没有动态公布线上展厅访问的总人数,达太·罗帕克画廊的创始人罗帕克在回复澎湃新闻邮件采访中坦言,希望巴塞尔的线上展厅能够提供更好的功能,并且在官网以及画廊页面的访问量上给予更多的反馈,不过,他承认巴塞尔线上展的举行扩大了画廊自己官网的访问量,“巴塞尔线上展厅开放当天,我们官网的访客数就翻了倍。人们点击链接,以观看无法在巴塞尔界面上显示的视频,或是因展示数量的限制而没有展出的作品。”罗帕克说道,“其中,超过半数的访客是首次访问我们画廊。”

  和往年相比,本届香港巴塞尔的成交量有明显下降,“一部分原因在于,网站体验对于用户、尤其是较为年长的用户不够友好,”李丹青对澎湃新闻道出了她的看法,“很多人都习惯使用手机查看内容,而线上展厅以网站形式呈现,需要注册登录等操作,这一点不是很方便。”另一方面,她指出,如今市面上已经有不少线上艺术交易平台,如在艺、Artnet、Artsy等等,而巴塞尔线上展厅在技术成熟度和用户体验上与真正的交易平台仍然有距离。

  里森画廊国际总监亚历克斯·劳格斯戴尔在邮件采访中告诉澎湃新闻,线上展厅平台的成功不在于网站本身,而在于它成为了这个特殊时刻的重要标志,“博览会的价值在于创造聚集,作为实体展会的替代,巴塞尔的线上展厅在这必要的时刻保持住了它的势头,”劳格斯戴尔肯定了线上展的作用。

  事实上,在受访的画廊中,几乎每一家都提到了巴塞尔线上展在眼下的特殊时刻对于艺术界的意义,以及线上艺术交易平台在今天的“大势所趋”。高古轩总监山姆·奥洛夫斯基(Sam Orlofsky)表示,高古轩每天都在通过网站出售作品,这一交易媒介的转变是“不可避免的”,“即便如此,在如今社会、政治与经济环境瞬息万变的情况下,能够看到人们愿意这样去投资艺术是令人欣慰的事。”卓纳画廊总监大卫·卓纳则直言,考虑到其他的零售体验,艺术界的这场“网上派对”已经算是“姗姗来迟”。

  即便发展相对缓慢,艺术品交易从线下至线上的转变还是过去十年中塑造这一行业的重要力量。网络时代电商的发展、买家行为的变化与实体空间的高昂租金与是这一转变的主要因素,“当租金无比高昂,而人们能够轻易在网上找到你的时候,画廊不禁自问,运营实体空间有什么必要。”艺术评论家、策展人卡洛·麦考密克(Carlo McCormick)曾这样说道,“即便是那些成功的画廊,大多数时候也是门可罗雀。”

  对于买家来说,足不出户地咨询画廊要比穿着端庄地走进那些精心装饰的展示空间轻松得多。而对于画廊而言,网络传播为他们打开了新的宣传途径。以厉为阁为例,创始人布赖特·格文(Brett Gorvy)通过日常在Instagram上传作品并配以诗句而获得了大量人气。

  网络正在更加广泛的范围内影响着艺术界,影响着千禧一代的购买习惯。在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撰写的《2019年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中,2018年全球艺术市场线上销售额达6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1%,占全球艺术品和古董销售额的9%(在新出炉的2020年艺术市场报告中,这一比例基本持平),略低于全球线上零售行业。高达93%的千禧一代藏家曾经从网络平台上购买艺术品,而大多数婴儿潮一代的藏家没有线上购买的体验,但在曾通过网络购买艺术品的高净值藏家群体中,愿意支付的价格与藏家的年龄成正比。此外,2020年艺术市场报告指出,无论是基于商业还是环境因素的考量,不少艺术交易商都在力图减少个人及员工前往展会和其他活动的出差。而在疫情期间,这一趋势明显增强。

  “无论如何,线上体验无法取代亲眼见到艺术品的感受。但在这场危机中,我们正在尽全力支持艺术家和广泛的艺术社群。可以的时候,我们依然想要面对面地去欣赏艺术,可能比过去更甚。”劳格斯戴尔说道。在无声的网上派对之外,人们仍然渴望在画廊或展会中相遇,握手寒暄,然后驻足某一件艺术品之前。



分享到:
          推荐给好友 便于打印
注:凡注明“中艺网”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须转载图片请保留“中艺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艺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资讯:
现代名家作品推荐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专家顾问 | 艺术顾问 | 代理合作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1998-2015 中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声明
电信与信息经营证: 粤B2-20060194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156-8187